【札記】漁光夕照、星輝望月橋

資料來源:
漁光路旁的木麻黃

漁光路旁的木麻黃

【大台灣旅遊網TTNews記者胡心夫報導】

又來到這裡,依舊是這樣的景色,與當初所見的無太大的差異。然而以後的安平,可能回從現今的二部分變為三部分:總是為人潮聚集的安平古堡與安平老街、舊稱作「二鯤鯓」的億載金城,即將還原成為海上孤洲的漁光。

走到安平路的盡頭,其中一條岔路是通往舊海水浴場的漁光路。海水浴場正忙著在建設新海堤,從前知名的秋茂園現在也大門深鎖,僅有路旁的外牆供人憑弔。

站在漁光路上環顧四周,遠眺。想像著:安平港跨港橋完工後的景象;一條全長三百二十公尺的橋樑,位於安平港支航道港市交界處。台南市政府為配合商、漁港分離政策,正展開安平舊漁港港口重建(打通)工程,港口開通後,位於安平西南方的漁光裡將四面環海成為孤島,因此必須興建跨港橋樑作為居民聯外道路。用像機與肉眼紀錄當下的景象,或許幾年後有是另一番光景,站在同一地點,五官能感受到的又截然不同。

漫行在漁光路上,木麻黃所構成的樹林挾道而起,深綠的樹影遮蔽了日光濃烈的天空。頭頂上,晴朗的藍天化作成許多細小的碎片;隨著樹枝的晃動,隨著車行的前進,這些可愛的藍色碎片自顧地搖阿搖著。空氣裡,蘊含著海洋清新的味道,鼻子可清楚地嗅到;還有,緩緩吹過臉頰的風兒,捎來木麻黃林下的燒烤香氣。林間三三兩兩的人影,伴著裊裊升起的煙絲,或許還加上歌唱的歡樂。一派清閒,是走在漁光路上唯一該有的情緒。也可以,將車子熄火,停駐在木麻黃林裡;踏上軟嫩的黃砂土,享受海風吹來鹹鹹的氣息;偶爾,耳裡聽得到不遠處的浪花正在翻轉,一聲又一聲地吟唱千百年來不變的調子。忍不住,或許自己也會胡亂地跟著哼那古老的曲調:「放阮情難忘,心情無地講,想思寄著海邊風。海風無情笑阮憨,啊~」

一邊踏著軟泥黃砂躑躅,一邊哼著三、兩不成的曲調,一邊看著原本火紅的日球西下入海。隨著日球下落的軌跡,天空從白的、藍的,轉成橘的、金的,或許還帶著一絲絲微紫的,最後當日球消失在海平面之後,將會是一片灰的、黑的,漸漸籠襲過來。趁著還有些許殘存的光亮,又向安平鬧區去了。
用過晚餐後,已經過了十九時,就著夜色,來到運河畔、望月橋旁。木條搭建的階梯式半圓平臺嵌入河裡,一排昏黃的路燈和一排青綠的路燈,自戀地與自己在河水裡的光影較勁。拱起的望月橋,在燈光下閃著銀藍色,深灰黑,與黑暗的河面相映成趣。坐在階梯面上,微風由河面上吹來,惹得水波盪漾起淺淺的、連綿不絕的漣漪。身後的人行道上,泥石塊間鑲入了圖樣,幾個小孩倏然跑過去,又跑回來,肆意地大聲喊叫著。幾對夫妻,或牽手漫行,或推著嬰兒車,或伸展著身軀,或盯著那來回奔跑的孩子

記得有一個剛入秋的夜晚,晴朗無雲的天空有著星兒閃爍,是等著開學的日子。一樣的木條平臺,一樣有昏黃與青綠的路燈。半圓平臺上,有幾個年青人正彈著吉它、唱著歌曲。聽眾或坐在半圓的這端,或站在半圓的那端,半圓的兩端藉由連接成串的樂曲,在運河上開始有了交集;就像牛郎織女,踏過喜鵲搭起的橋,跨過銀河相會。

也忘了是誰先開始的,是誰先結束,如今走在一樣燈光昏黃的步道上,沒有了清純的少年歌聲。也許是經過了時間的通廊,我們就都已經長大,不再少年……

台南地區休閒生活網.安平歷史風貌

安平漁人碼頭一景
慶平路旁、運河畔,昏黃燈光照耀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