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夜雨、憶兒時

資料來源:
流星、夜雨、憶兒時

流星、夜雨、憶兒時

初冬,散發著熊熊熱氣的太陽終於遠離了北迴歸線,季風吹起,在和煦的南半島也能感受那種微微的涼意,站在墾丁青年活動中心古色古香的庭院裡,揪著衣領,抬頭望著東南方的天空,聽說,今晚會有雙子座流星雨呢!
南方的岸邊傳來陣陣的海潮聲,受掛在半空中的月亮牽引,一波又一波,從不間斷的,而今晚的夜空,有著半島一貫潔淨的天空,數不清的恆星,從遙遠的天際傳來亮光,紅的、白的,還有藍色的。
朝東方的天空望去,找到三顆星星連在一起的獵戶星座,在獵戶星座左肩那顆星的左上方就可以找到雙子座,而今晚的流星雨是以雙子座為輻射中心,剛好又適逢農曆月初,沒有月光的干擾,很容易就可以看到雙子座流星雨。
「啊!流星!」同行的友人發出驚嘆聲,趕緊抬頭,那道亮光早已消失在天際,唉啊!心中不由得染起一絲懊悔,怪自己的大意,錯過今晚的第一顆流星。
流星雨的形成是彗星或小行星經過地球軌道附近留下的塵埃,地球經過塵埃帶就會形成流星雨。地球公轉所經過的軌道上,有著數不盡的宇宙塵埃,被地球吸引後進入大氣層,經摩擦產生高熱而燃燒,於是我們有時候可以看到托著長尾巴的流星,這些流星大部份都會在大氣層燃燒完畢,但塵埃若是過大無法燃燒完畢便會掉到地面上,就形成隕石了。
過了幾分鐘,依然保持仰望的姿勢,深怕再錯過任何一顆流星雨,忽然間,一道亮光從天邊三分之一的地方由北向南劃破天空,「哇!」又是一陣驚呼。
看著如此潔淨的夜空,想起兒時記憶中的遼闊銀河。
二十幾年前,還住在南投的鄉下,那時台灣不像今天如此發展膨脹,也幾乎沒有光害,走在田埂間,望著暗藍帶紫的夜空,每天總是灑著一片如星鑽般的星海,心想,這片星海就是銀河吧!一片長長的,很亮,也很美。
那時候還小,總喜歡坐在爸爸的肩頭,伸出雙手,想抓住些什麼;躺在家門前的晒穀場,和堂兄弟姊妹一起數星星,「有流星!」小時候的驚喜與歡呼,在物換星移後身處在墾丁的那種心境,竟然是相同的。
獵戶座已悄悄翻過山嶺,落到了西邊,看著那些距離我們有數百多萬光年之遙的星系鄰居,常常想像,那裡會是什麼樣的情景?又是什麼顏色?想像的範圍,還是脫離不了經驗論吧,這個寰宇,總是讀不盡,我想,還是追尋那蘊藏的更簡單的悸動吧。

後記:那天傍晚,我們在後壁湖漁港與月亮和噴射機遙遙相望,我把它取名為「劃破天空的微笑」。
TTNews2004墾丁風鈴季系列報導

流星、夜雨、憶兒時
流星、夜雨、憶兒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