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邵族原住民少女|由交通部觀光局日月潭國家風景區管理處提供

早期邵族原住民少女|由交通部觀光局日月潭國家風景區管理處提供

邵族是居任在日月潭的少數民族,至今人口僅剩280多人,是台灣原住民族當中最小的族群,被歸為南島民族之一族。邵族在清道光之前,在水沙連人擁有龐大的勢力,在今魚池、貓囒、水社、石印、芽埔和頭杜等地形成六大社聚落,但是到了咸豐以至光緒年後,由於漢人的入墾,加上瘟疫的肆虐邵族人,不但人口劇滅,也不得不遷移他地。

清領後期,治理官員力主開放政策,漢人入墾更是如入無人之境,加上不同族群的人口接觸後,族人對於外來的若干疾病(如天花)並未具備抗體,因而導致邵族人口在18世紀下半葉急劇銳減,原有數千人的人口遞減至清末的300人左右。

日冶時代,邵族又面臨二次的移動,包跨後來由於日本人興建日月潭水力發電工程,邵族人最後遷移至卜吉社,即現在的伊達邵(日月村),而原居住頭社的族人則移居大坪林。

台灣光復後,政府的原住民族群分類方式,大致上沿襲日治末期日本學者伊能嘉距等人的九族之分類,而對於大多數已瀕臨絕滅邊緣的「熟番」,則未進一步處理,導致將「熟番」統稱為「平埔族」。屬於「熟番」之一的邵族,則因傳說中祖先來自阿里山,因追逐白鹿而遷徙至日月潭地區,因而在民國40年舉辦「山胞身份」調查時,被劃歸為曹族(曹族現已正名為鄒族,但邵族仍被歸在「曹族平地原住民」名稱之下)。

對於邵族的族群歸類問題,光復後的研究已經極為具體的指出,邵族無論是在語言、血緣或社會文化特徵方面,都可以相當清晰的和鄒族有所分辨。

邵族的祖先以邵Thao來一脈相傳,並保有邵族的族名為榮,200餘年來,邵族受到漢人移入及國家政治力的介入,使得邵族的傳統社會有了極大的衝擊與改變,但在此歷史的狂瀾中,邵族人更和週遭的族群和衷共濟,建立起承轉合的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