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國寶級手拉胚大師--陳雄鎮先生專訪

資料來源:
【人文】國寶級手拉胚大師--陳雄鎮先生專訪

【人文】國寶級手拉胚大師--陳雄鎮先生專訪

【大台灣旅遊網TTNews記者洪榕報導】

頂著一席平頭,年近六十的陳雄鎮師傅仍精神亦亦的與我們對談,在談話過程中陳師傅談笑風生又不失威嚴,有著一股大師的風範。
從14歲就開始接觸陶藝的陳師傅,匆匆一撇已經過了半個世紀,經過這麼長的日子,從學徒生涯、在台灣各地的種種足跡,以及九二一之後回到故鄉從事地方再造的工作,一路走來的種種心路歷程,不但充滿許多 辛酸故事與回憶,從中也蘊含的經驗與智慧,也逐漸深入地方、影響地方,成為當地的文化與人文特色。
談到為何走進陶藝這個世界,陳師傅回憶說:「從前在澀水附近有個同榮陶器工廠,規模比現在的集集蛇窯還大,我父親當時就在同榮陶器負責挑水、挑材的工作,因此,也被父親叫去同榮陶器做學徒。」
談到那段學徒的日子,陳師傅有著說不完的故事,他說,小時候無論做什麼事,每當作到一半時就會哭著想家,也因此常常半途而廢,但是當他一進入同榮陶器接觸陶土時,卻就這樣定了下來,而且一做就是幾十年過去了。他說:「人一世人要做什麼,好像就是注定好的。」
14歲那年,也就民國五十年開始了學徒生涯,雖然說是學徒,但其實只是打雜的工作,不但要挑水、挑材、挖陶土,還要負責窯廠的清理工作,「平常哪有時間學做陶器!只能用眼睛偷學,再趁師傅中午休息時間偷偷學著做。陳師傅繼續說,那個時候當學徒必須要有三年四個月的資歷才可以算是出師,這段期間內每個月薪水只有十塊錢,四塊半拿來剪頭髮,剩下的五塊半則是用來度過一個月的生活費,一年四季只有過農曆年時有一套新衣服,以及中秋節的小月餅,當時因物質缺乏,領到月餅常會捨不得吃,也常常放到發霉,有時候一小塊月餅也要切成六小塊,分給兄弟姊妹一起吃。
而提到那段辛苦的日子裡最難忘的經驗時,陳師傅說,當時沒有練土機,因此必須牽著水牛到陶土坑去踩陶土,用手挑去土中雜質,還要隨時用雙手去捧牛糞,提防牛糞掉到土裡,還記得有幾次動作稍慢了點或是讓師傅不高興,師傅就拿著牛糞往自己嘴裡塞,當時,真是有許多說不盡的委屈。
過了幾年終於學成出師,陳師傅就這樣在同榮陶器待了下來繼續從事陶土製品的工作,當時因為民間陶器品,如甕、壺的需求還很高,所以還維持了幾年榮景,但是自從民國五十年代初期台塑企業興起後,塑膠射出的容器製品迅速攻佔台灣市場,陶業也逐漸沒落,同榮陶器也因此歇業,這時陳師傅也暫時放下工作,於五十四年入伍服役。退伍後,三個小孩陸續出生,陳師傅先後到水里蛇窯與苗栗等地從事金斗甕、水缸與紹興酒甕的生產,後來,也在陶器重鎮鶯歌待了十八年,從事陶藝、茶藝與手拉胚的創作。
民國八十八年九月二十一日,南投地區發生了百年罕見的驚天狂震,陳師傅的故鄉--澀水社區--幾乎全毀,在漫長的重建過程中,澀水居民有感社居需要發展一個當地文化特色的產業,在大家一致的共識下,決定繼續延續發展當地過去極為重要的產業--陶藝,而陳師傅也在國立工藝研究所的邀請以及貢獻故里的熱忱下,於民國九十年再度回到家鄉教授陶藝,讓陶藝文化能在當地深耕發展,而「澀水窯」也就在相關單位積極輔導,以及陳師傅與當地居民的努力下建立起來,幾年下來,也陸續燒出不少傑出了作品。
文化要能深入社區,其實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不但全體居民要有共識,也需要有具體的行動才能真正培養一種富地區特色文化氛圍,澀水窯在逐漸成為當地具代表性的象徵,也逐漸連結社區的每一個角落。

南投地區休閒生活網

【人文】國寶級手拉胚大師--陳雄鎮先生專訪
【人文】國寶級手拉胚大師--陳雄鎮先生專訪
飯店快訊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