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泰雅的精神 分享與奉獻

資料來源:
【人文】泰雅的精神 分享與奉獻

【人文】泰雅的精神 分享與奉獻

直到廿一世紀的今天,仍有許多民眾對台灣原住民抱著刻板而錯誤的印象,如酗酒或教育水準低落等…。而這都是由於過去社會的主體價值與原住民傳統文化之間的差異過大而產生的誤解!老一輩的原住民常說過去族人在平日是滴酒不沾的,唯有在重大祭祀或慶典時,如:泰雅族的「祖靈祭」、賽夏族的「矮靈祭」、布農族的「打耳祭」等,才會飲酒歌舞。

含泰雅族在內的部分台灣山地原住民過去的「獵首」行為,也曾被誤以為是戰爭中的殺戮行為,而被其他不知其然的族群冠以「野蠻」之名;殊不知這樣的行為就該族習俗而言,其實是一種「成年禮」儀式。在泰雅族的傳統習俗中,男子須勇武善戰,能夠抵禦外敵侵擾。一名男子必須要能夠獨立獵回一首級,才能被視為一個勇武的戰士,並在臉上刺上泰雅著名的「紋面」圖樣以宣示其身分。且多數存有「獵首」習俗的原住民族,都會將其獵回首級以虔敬的心供奉起來,而非過去將其解讀為炫燿之意。

泰雅族是一個重視團體性的民族,其民族性格主導了族群的生活模式。眾所皆知,泰雅族是台灣山地原住民中人口第二多(第一多是阿美族)、而分佈範圍最為廣泛的一族(台灣中北部一帶中高海拔山區皆有其分布);而泰雅族是一支具有強烈殖民性格的民族!遷徙與移居更是族人世代的大事!每當人口增加而耕作土地不足,族人便會翻山越嶺向外地遷徙。而在遷徙的過程中難免逢凶遇險,古老的原住民是充滿生活上的智慧的,前人在險惡的生活中尋找生存的契機,為了因應生活上的需求,他們更落實了獨特的創意在烏來泰雅族的文化中。

在烏來泰雅博物館一樓通往二樓的樓梯壁面上,有著2禎人般高的珍貴照片。那是一男一女的泰雅族人在1909年所攝,相片中的兩人面部都有著泰雅獨有的「紋面」(過去有人以「黥面」稱之,但泰雅族人表示那是漢民族不了解,誤以為泰雅紋面跟漢人過去用以處罰罪犯的「黥面」相同;此外,獨特的紋面還有助於敵我的辨識),並身著泰雅傳統服裝,耳垂上都穿著「耳管」。

所謂的「耳管」,是泰雅族人將約10公分長的細小竹管鑿空,將各類植物的種子收藏於其中,而外觀或刻飾雕花、或彩繪染料的傳統裝飾品。泰雅族的農耕型態是採火耕式:每到一處便先伐林理地,並將砍下林木以火焚燒以作為農耕用肥料。在一連串的遷移中,由於對新移居地的不熟悉,泰雅族人往往會在「耳管」中裝入麥種或小米種等農作種子,每當他們到了一處新的移居地,便將種子下栽。如此一來,在歸途或未來有人來到此處便可以過去栽下的種子為基礎進行農耕。而這也是泰雅族人樂於分享與奉獻的特質呈現。

本身在銀行服務,但假日總會到烏來泰雅博物館擔任解說工作的Maya Labu(漢名林惠敏)表示,有別於其他台灣原住民有著固定世襲的頭目制,泰雅頭目的傳承原則一直是「傳賢不傳子」,事實上泰雅本來就沒有固定的頭目,而是遇有要事再由族人共同推舉能者擔任,如果做得不好還可以立刻「罷免」!(泰雅族人在數百年前就有罷免制了…)有別於魯凱族社會階級區分明確,泰雅族歧視是具有相當程度的民主素養的…

Maya Labu強調,擔任頭目的人除了要能協調族人與族人、部族與部族之間的糾紛之外,最重要的是要懂得「分享」與「奉獻」。而分享的精神並不侷限於同一部族,往往會延伸擴展到其他部族。正因族人秉持著分享共存、相互扶持的精神,泰雅族人才能在數百年來困阨的環境中求生存,雖然物資不豐,但勇於挑戰的民族性格卻驅使著他們克服各種考驗。

套句電影台詞:「生命自會找到出路!」或許正是泰雅族人生活的寫照吧。

台北地區休閒生活網

【人文】泰雅的精神 分享與奉獻
【人文】泰雅的精神 分享與奉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