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聖山、守護、玉山情

資料來源:
遠眺美景

遠眺美景

清晨,從新中橫公路遙望玉山山脈,主峰就佇立在綿延無盡的山峰裡,靜靜的。

玉山,是台灣的最高峰,更是東北亞第一高峰,早在1897年日據時期,日本人發現玉山要比富士山來得高,因此明治天皇下昭,命名為「新高山」,光復之後才改回玉山,歷史的軌跡是不斷改變的,不過早已矗立台灣百萬年的玉山山脈,仍是以那千古不變的姿態,俯視著過去及未來。

來到塔塔加登山口,天空很藍,一月的風是涼的,朝著玉山的方向望去,蜿蜒曲折、長達8.5公里的塔塔加步道,是上玉山最近的距離。早期塔塔加步道還沒開闢時,若要攀爬玉山,就要從東埔經過八通關古道,這條1875年的中路、幾乎從陳有蘭溪溪底垂直而上的古道,是一段艱辛的路程,若是從塔塔加鞍部上來,就容易多了。

塔塔加是玉山山塊與阿里山山塊連接點的鞍部,也是陳有蘭溪與楠仔仙溪兩大流域的分水嶺,所謂鞍部是指兩座山峰脊線間的低凹處,其外形兩邊高、中間低,狀如馬鞍,因而稱之為鞍部。

向前望去,尖尖的關山就在一層又一層山巒後面。1995年,塔塔加鞍部曾發生過一場慘烈的森林大火,從楠仔仙溪林道一直到整個塔塔加鞍部,一片焦黑,如今火災的痕跡雖早已消逝,但台灣的自然生態史始終告訴我們,森林大火一直是台灣山林最大的殺手之一,許許多多的保育與防災觀念,需要迫切的建立起來。

整裝之後,從登山口出發,朝著排雲山莊前進。

從塔塔加步道右側望去,就是平坦的麟芷山,山下,就是楠仔仙溪林道,走過第一號棧橋,就開始可以慢慢看見屬於這裡的生態與景觀了。沿路上有許多高山芒還開著花,一旁的碎石上長滿了蛇梅、翦草,樹叢裡則是長滿了玉山鉤懸子、馬醉木以及玉山假沙梨等等高山植物,山坡上還有許多玉山杜鵑,翠綠的葉子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生氣盎然。

走了約二公里的路程,就來到孟祿亭了。

孟祿亭海拔約2838公尺,為溫帶林及寒帶林之交界處,從這裡開始,就近入二葉松的世界了。孟祿亭,是為了紀念孟祿先生,孟祿是美國稅務專家,1951年任職美國共同安全總署中國分署稅務顧問,對於台灣地區財政貢獻卓著,在1952年10月12日,登玉山時不幸於此處滑倒墜崖身故,因此才設此涼亭紀念孟祿先生。

走過孟祿亭,沿途有許多玉山箭竹林,陽光透過箭竹林,變成淡淡的綠色,是登山步道的顏色。走著走著,不時可以聽見樹梢陣陣的鳥鳴聲,這個季節最常見的,就是金翼白眉了!果不其然,三、五成群的金翼白眉佔據了步道覓食、嬉鬧著。玉山國家公園境內有多達一百五十一種鳥類,常見的有酒紅朱雀、煤山雀、金翼白眉等等,常可在樹梢或是林道上看見它們。

從塔塔加到排雲山莊,最壯觀的景色之一,可能就是白木林了。位於距塔塔加步道口約5公里處之白木林,從觀景台往山坡上望去,盡是一棵棵白色、孤寂矗立的枯木,白木林是森林遭受火焚後所殘餘下來的枝幹,經過風吹、日曬及雨淋等作用,樹皮逐漸剝落,只剩下白色木質的一種特殊景觀。白木林主要樹種為冷杉和鐵杉,其中鐵杉較多,樹幹挺直者為冷杉,樹幹彎曲多分枝者為鐵杉。

白色的枝幹雖然幽美,但也透露出許多的孤寂與惆悵,彷彿在昭告人們,一種永遠存在的傷痕與軌跡。

下午四時許,已經走了好幾個小時了,這個時候夕陽早已西斜,天邊漸漸染上一片黃色。

回頭,才轉個彎,馬上被一片景色所震撼,是一片火紅!淺藍色的天空加上火紅的山坡地,竟是如此融合、協調,趕緊按下快門,深怕一瞬間美景就從眼前流逝。會呈現一片火紅美景,是陽光斜射在玉山箭竹林上所致,同伴站在步道上的木造棧橋上,形成非常巧妙的點綴,有層次的美,是最自然的。

雖眷戀美景,但天色已晚,離排雲山莊仍有一段路程,不得不加緊腳步往山莊前進。此時,風,也開始凜冽了起來。

踏著月色趕路,應該是每個登山客常有的經驗吧!踩著月光,大熊星座與天狼星早已高掛在天邊,從玉山的方向,傳來陣陣山林原始的氣息。

(圖一、遠眺美景;圖二、白木林;圖三、玉山箭竹林。攝影/范綱武)

白木林
玉山箭竹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