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愛樂團:保留區@中央區佃

資料來源: 凱特文化  - 2010-06-30 14:22:54

〔切下小范那塊大而化之的假象〕

「我一直覺得自己是一個講很少,但想很多的人。」(小范)

 

就跟多數人一樣,剛開始與人認識的時候,不會把自己所有的東西一下子表現出來,多半會有所隱藏。每個人隱藏的方式不同,有的人會表現得比較酷、有的人會裝得有威嚴一點、有的人會刻意維持表面的和平;而我隱藏的方式是「少說話」。

如果要了解我真正的個性,必須要多花一些時間跟我相處,才有機會接觸到我比較深層的那一個部分。譬如平常我跟身邊的工作人員,不會有太多主動的接觸,頂多偶爾講講話,但要熟絡起來就很不容易。即便像是拍電影,可能和整個劇組相處下來一、兩個月,他們對我的了解,也只能是很片面的。

一般人常說我是一個「大而化之」的人,但是真正認識我比較深的人就會知道,我的個性其實蠻敏銳的,甚至可以說是很敏感的。因為很多時候,當別人問我對事情的意見或想法的時候,可能都會聽到我說:「嗯!」、「好啊!」、「可以啊!」下意識就會覺得,我就是一個這樣的人,很隨性。但其實我是一個腦筋一直在轉的人,可能一秒鐘就有好幾個想法閃過腦中。

我一直很清楚自己不是大家所想的那種「大而化之」的人。因為我總認為「大而化之」的人也有很多種,一種是「不經大腦」的隨性人士,可能你問他任何事,他都會不加思索地說:「喔,好啊!」個性上真的相當好,對很多事情也都不太在意或計較;另一種是「快速下結論」的隨性人士,可能你問他任何事,他也會都說:「喔,好啊!」但這個問題在腦中是有經過一段思考過程的,他在回答之前也想過「其他的方法」,最後得到「這個方法的確比較好」的結論,所以才會有這樣回答。而我是屬於後者。

可能因為在這一行待久了,知道言語的力量其實蠻可怕的!剛出道的時候就很擔心講話這件事,很怕講錯話得罪人,或是講了什麼話讓人家不開心。每次一碰到要開口說話,就會特別小心,甚至會有一種「多說多錯」的疑慮,畢竟身分是藝人,任何一句話都很有可能會被媒體拿來作文章,所以養成了「小心說話」的習慣,相對來說,也是一種自我保護的方法。

至於心思比較敏感的那一部分,就必須歸諸到家庭背景。我從小就是一個很懂得看臉色的小孩。因為家境不太好,所以我從小就知道,很多事情是必須「學會體諒」的,不然很難去承受許多不太公平的事實。比如說,家裡沒有錢,不能買想要的玩具;或是爸媽曾經答應過的事情沒有辦法兌現,不能出去玩等等,這些對於一個小孩子來說,都是很難理解的。

小時候常會因為這些事情感到心裡不平衡,也會不開心。有好長一段時間,我會強迫自己去想一些理由、想一些合理的解釋,說服自己—沒有那麼多為什麼,沒有就是沒有,生氣也是沒有,哭也是沒有!好讓自己在當下不那麼難過或憤怒。加上我也不是一個很ㄌㄨˊ的小孩,不會一直抱怨或問為什麼,甚至大人都不用講,我也可以從爸媽的對話或家裡發生的大小事情中推想出原因(家裡沒錢),知道爸媽的難處之後也就不再多說什麼,這是我很懂得察言觀色的部份。

所以每當我遇到一些無法順心如意的事,我就會試著去「想出」一些「合理的原因」,讓自己可以接受現況,可以好過一些。我會試著去「想通」、「合理化」一件事,歸納出一長串的理由給自己,然後說服自己—這樣想就對了!事情就是這樣!自然而然地,我就慢慢接受了原本不能夠接受的事實了。

舉例來說,假使今天你跟一個心儀的對象告白,對方不但沒有回應,甚至人間蒸發,演出失蹤記。有的人也許會選擇窮追猛打,非問出個原因不可;有的人也許乾脆自我欺騙,想成對方是因為忙碌而疏於連絡啦等等,而我會很「慣性」地歸結出一個合理的解釋—對方應該就是沒什麼感覺,所以沒有什麼回應吧!然後自我安慰—沒關係!別人如果沒有想怎麼樣,也不用去強求或勉強。

你也許會覺得,這未免太悲觀,甚至有一點膽怯,但換個角度說,也是替人家著想,給人台階下,讓自己也好過些,不也是一種安全而無傷的生活方式嗎?

〔切下阿龍那塊早熟的逞強〕

「我習慣表現出很OK的樣子,因為個性上比較好強,愛面子。」(阿龍)

我想我必須承認,別人對我的認知和我對自己的認知之間,真的有蠻大的一塊落差。那塊落差是很難被看出來的。坦白講,我是一個非常ㄍㄧㄥ的人,我會希望自己在大家的面前都是一個「很好」的狀態,不論發生什麼事情,都一定會ㄍㄧㄥ住。

我的個性算是很好相處的,不會有什麼奇怪的脾氣或所謂的「眉角」(台語),是一個相當Peace的人。這種Peacec或許是來自一種早熟吧!我們家有三個兄弟,我排行老大,兩個弟弟年紀很小,跟我年齡差距很大,一個差九歲、一個差了十一歲。我算是從小看他們長大,有點類似半個爸爸了,他們剛出生的時候,我都有幫他們換過尿布、餵他們喝牛奶,會很自然而然地去照顧他,好像這就是我應該做的。

這種無形的責任感落在我這個作老大的身上,加上我媽常跟我說:「要做兩個弟弟的榜樣。」我也就順理成章地乖乖扮演一個「好哥哥」的角色,等於是能幫他們的,我就盡量幫。但是因為年齡差了十幾歲,其實平常也聊不到什麼,像我高中的時候,他們兩個才國小,我忙著玩音樂、搞社團,沒辦法有太多交集,但是只要他們需要幫忙,我一定會挺身而出,做「哥哥」該做的事!

像我小弟,他跟我蠻像的,都很喜歡音樂,也從小就學鋼琴,他彈得不錯,之後他又跟我說想學打鼓,那時後我剛好自己有一間音樂教室,就找我的一個打鼓老師幫他上課,連我大弟在學校惹到一些「特別的同學」,有人要揍他什麼的,我也是二話不說,趕緊出面幫他擋掉,或是如果他們需要錢或買些什麼東西,我也會盡力幫忙,盡量做到「生活面」的協助,但是「心靈面」就少了一些,畢竟年紀真的差太遠。但可能隨著年齡的增長,之後我跟他們比較多的生活經驗,可以跟他們分享。

由於長期以來在家中都是扮演「大哥哥」的角色,在外也會很自然地表現出比較「英勇」的樣貌,在團體當中也會很容易被賦予重任。像我學生時期組團開始,就是一直當「團長」,包括到後來組六甲的時候,我也是很順理成章地又當團長,真的很有趣,感覺是一種魔咒耶。可能就是天生有這種「老大」命吧!就像朋友所說的,我每次都是一副很「OK」的樣子,好像天塌下來都可以擋得住。

那就是一種無形當中養成的習慣—永遠都要在別人面前,表現出很OK才行!你問我,如果真的發生了什麼不太OK的事,我也會因為顧及團體的和諧度,而不會發飆或表現出不高興的樣子,但其實我心裡是很不開心的。或是今天可能有人說了一句讓我不太舒服的話,我不會臉臭,也不會有什麼明顯反應,我會選擇「ㄍㄧㄥ」住,可能還是笑笑的,一種若無其事的樣子。可是當我回家之後就會「發作」了,往往一個人很悶或難過、傷心。但這些都要在工作以外,在沒有外人的狀況下,才有機會發洩出來。

尤其是我在工作的領域上,也都會期望自己都能夠「獨當一面」,有辦法去Handle很多事情。像我每次當團長,就經常去排解一些有的沒有的鳥事,像是扮演「搓湯圓」的角色,例如說有誰和誰發生不愉快,我可能會跳出來說些話,充當「和事佬」。我並沒有排斥這些事,只是角色做久了,人家更會覺得這些是我理所當然該做的,然後就沒有人會再主動去處理。

因為這樣,漸漸地大家都會「覺得」我是可以頂得住一切的,可實際上我也有別的想法,我也有不為人知的壓力……我不是故意要偽裝成一個沒有脾氣的人,但我真的比較顧及大家的感受,相對來說,我也希望有人可以關心我,或在乎我心中真正的想法,或是發現我也有需要協助的地方,並不是一直都這麼樣「頂得住」的。

說來說去,我還是常常會「ㄍㄧㄥ」在一個很OK的狀態,以致於身邊的人蠻難有機會來幫我啦!所以像這一類不為人知的脾氣啊,我反而會讓最親近我的人去承擔,像是我的家人或我的另外一半,他們經常被我掃到颱風尾的!畢竟在最親的人面前,我才能不用當一個「OK Man」,可以表現出最真實的一面。或許學習不那麼OK,大概是我現在最重要的功課了!

 

搖滾東京—酷愛樂團樂紀事

作者:酷愛樂團 范逸臣&黃冠龍

出版社:凱特文化

推薦專題
看過來!萬聖節搞怪大戰

看過來!萬聖節搞怪大戰

萬聖節快到囉!來看看有何搞怪的活動,以及餐廳飯店餐點!《詳全文

楓紅 賞楓去

楓紅 賞楓去

楓紅季節又到了!已經計畫好了要去哪兒賞楓嗎?台灣的南投、武陵...《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