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愛樂團:HIDE,我們來了@築地本願寺

資料來源: 凱特文化  - 2010-06-30 14:18:28

〔留下一個特別的位置〕

「一束光射到那個窄小狹長的桌子上,幾張略舊而泛黃的表框照片沾染了鵝黃色的暖陽。在本願寺入口的左手邊,有這樣一隅,專屬於那日本人心中永遠的吉他之神─HIDE的位置,一處袖珍的靈堂。」

那些寫著密密麻麻問候字句的卡片和字條,整齊地擺放在桌子的各角落,四周零散地擺放著許多來自世界各地的紀念品、親手製作的禮物、紙做的花束、HIDE的公仔娃娃等。一本看似經過多次翻閱的筆記本攤開在某一頁,上面寫著兩段中文句子—

「Hello HIDE!我是來自台灣的吉他手阿龍,

你是音樂的勇者,我要向你看齊!    酷愛樂團 阿龍」

「Dear HIDE!是我,小范!

最近又有很多音樂的想法,很可惜沒機會給你聽!

不過,我還是會加油的!      范」

「在心中留一個特別的位置給你。」這句看似浪漫過頭的承諾,也許就是所有熱愛HIDE的人們,想要對他傾訴的心聲吧!寧靜而神聖的築地本願寺裡,人們安置了一個角落,紀念著這位日本國人心中最偉大的吉他之神。這天,我跟小范也來到這裡,跟HIDE打聲招呼,在紀念本子上留了幾句話給他。

本願寺約在三百年前(1617年)就已建立於淺草,經過祝融之災、地震和移址重建,最後在1934年以築地為新建地,使用印度和歐洲宮殿相互交融的建築風格,創建了有別於一般的佛教寺院。也許,稱之為佛教教堂也不為過,因為這裡從天花板上的吊燈以及內部的神壇和座椅擺設,都讓人有一種置身歐洲教堂或阿拉伯神殿的感覺。

原本只是一般日本佛教教徒前來祭拜神明的地點,但十二年前,自HIDE逝世在這裡舉行追思會之後,它被賦予另一個新的意義,成為一個可以讓世人前往緬懷HIDE的聖地。令人震撼的是,在今年的5月2日,HIDE的法事和公開獻花儀式在此地舉行,新聞報導指出,當天有將近3萬5千人排隊獻花悼念,人龍長達2公里……

HIDE,我認識他的時間基本上遠不及他影響這個世界的時間。他隸屬的樂團X JAPAN,對我來說,也是一個很重要的樂團,因為它是我聽的第一個日本團。一向我只聽西洋歌曲,然後有一陣子身邊玩音樂的朋友和社團同學開始陸陸續續聽X JAPAN的歌,跟我反應他們的音樂真的不錯。我當時心裡還很懷疑:『真的有這麼好聽嗎?』畢竟我對日本的音樂幾乎是完全陌生的,直到聽到那首〈weekend〉,立刻對他們產生了極大興趣!

有一次,我剛好在聽我朋友彈吉他,其實他彈得蠻鳥的,但是他那吉他的Rhythm、節奏真的非常好聽。我就問他說那是什麼歌,他說是〈weekend〉。於是我很認真地去找X JAPAN的CD出來聽,因為他們是雙吉他演出,兩把吉他的旋律和彼此相互配合的關係真的很完美。真的是,X@!#$!超好聽!

說實話,他們的歌真的很有難度,雖然那時HIDE自創的「視覺系樂團」這樣的代名詞,一度被國外視為很淺薄的化妝藝人,但是他們在音樂上的高超技巧和瘋狂熱情真的是無人能夠質疑的!像是他們的鼓也要是雙踏,吉他要一直速彈,主唱的音也飆得很高,整體的音樂相當具有水準,可是旋律又很通俗,讓大眾都很易於接受、喜歡,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Rock Style。

就一個樂團吉他手而言,可以在死後還讓這麼多人去緬懷、紀念,真的代表你對這個世界具有一定的影響力,而那種深遠的影響力,必須維持到你斷氣身亡之前,甚至之後,實在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X JAPAN曾一度解散,但在HIDE過世之後,X JAPAN又重新合體,在世界各地進行巡迴演唱,造成更熱烈的迴響。HIDE的遺願被團員們完成了,X JAPAN的音樂又繼續在世界各地復活了起來。

翻閱那些桌子上的留言本子,相信之後會有更多的本子被寫滿、被收起來,再更換成空白的一本,繼續收藏這些來自世界各地的問候。HIDE給予人們的不只是音樂,還有那股對於夢想的執著及無限熱情。最後,引述HIDE在97年X JAPEN解散後之後,在部落格上某段留言,獻給仍走在夢想路上卻苦苦掙扎的人們—

「世上有許多無法達成的事……儘管如此,也仍有努力一試的價值吧,不是嗎?我們仍然腳踏著同一塊大地、呼吸著同樣的氧氣,並且,仍然不變地追求著各自的人生。誰也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也有可能什麼事都不會發生。但是,我要朝著有無限可能的方向前進……」

 

搖滾東京—酷愛樂團樂紀事

作者:酷愛樂團 范逸臣&黃冠龍

出版社:凱特文化

推薦專題
楓紅 賞楓去

楓紅 賞楓去

楓紅季節又到了!已經計畫好了要去哪兒賞楓嗎?台灣的南投、武陵...《詳全文

看過來!萬聖節搞怪大戰

看過來!萬聖節搞怪大戰

萬聖節快到囉!來看看有何搞怪的活動,以及餐廳飯店餐點!《詳全文